凤凰优惠

扎根农村的三代教师与农村教育的重大变革

编者按:“我们都有一个家庭,名字叫中国。

“——家庭和国家的感觉是根植于中国人内心的文化基因。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家庭投身于国家发展的洪流,见证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各方面的进步和变化。

有些家庭和几代人在同一个行业默默工作了几十年。这些专业“贵族家庭”的故事是生动的档案,记录了我们城市过去70年的历史。

新中国即将迎来70岁生日,本报推出了“我与祖国和家人一起成长”的主题计划。通过这些专业“家庭”的故事,我们可以感受到国家的急剧变化和家庭时代的变化。

在南岭县,有这样一个教师家庭。其中八人是教师。近日,记者采访了三名代表——“第一代”老师李瑞华、女婿“第二代”老师张士新和孙子的儿媳“第三代”老师王玉芳。

三代人讲述的故事生动地反映了过去50年中国教育的变化和教育水平的进步。

特别是中国的农村教育,今天已经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并将在一代又一代农村教师的传承下迎来更美好的明天。

“一辈子努力工作,但值得。”李瑞华盐墩是南岭县最偏远的城镇。即使现在,从南岭县开车也要花一个小时。

1971年,只有20岁的李瑞华来到他的家乡盐都中心小学当私人教师。

“我第一次教书是在烟丘下的教学点,然后我到了中央小学。

那时,我们的老师只有三样东西,一支粉笔,一块黑板和一本教科书。没有桌子也没有办公室。备课和批改作业不是在家就是站在教室里。

过去的孩子,尤其是农村地区的孩子,不如现在的孩子快乐。他们早晚都得帮助家人,几乎没有时间学习。

在采访中,李瑞华老师的妹妹告诉记者:“当我妹妹没有人帮她带孩子时,她每天背着大女儿走十多英里崎岖的山路到下面的教学点。上课时,孩子们被放在她旁边,无忧无虑地哭了。

她的证词经常在燕顿的大电台播出。“xx教学中心的李瑞华老师吃苦耐劳,认真负责……”我们的兄弟姐妹们听到这句话特别自豪。

“李瑞华老师已经离家十多年了,现在过着平静的生活,每天都活着。她透露,现在她的退休工资每月可以超过4000元。

“从私人教师到1998年的正式确认,从最初的月薪8元到现在的退休,我每月可以挣4000多元。国家对教育的重视和全社会对教师的尊重使我觉得我一生作为教师的辛勤工作是值得的,也是一种极大的荣誉。

“让农村娃娃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张士新1987年,毕业于南岭师范大学的英俊青年张士新来到家乡盐墩中学(现盐墩镇中心中学),成为初中英语教师。这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

“学习英语听力非常重要,但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农村中学,平均每个英语老师都没有配备录音机,每个人只能在课堂上用它来换班。

一遍又一遍地给学生播放录音,有时倒带可能不是特别准确,这取决于老师的熟练程度。

那时,农村的孩子们完全依靠教室来学习英语,他们在家里几乎没有复习的条件。学好英语不容易。

”张士新坦言,当时中学教师的教育水平没有现在高。像当时的许多农村教师一样,从中学教育到本科教育,他一路非常努力地学习和与孩子一起成长。

除了自己的英语教学,张士新老师还提到了他对学费变化的遗憾。

“过去,学费和杂费是收取的。不管多少钱,一些农村孩子都上不起学。现在,“两免一补”政策不仅免除九年义务教育的学费和杂费,提供免费课本和笔记本,还为贫困家庭的居民提供生活补贴。这对许多家庭有困难的农村孩子来说真的很好。

张士新说:“目前农村中小学的硬件条件与城市的学校没有什么不同。”。农村中小学也实现了宽带网络学校接入、高质量教育资源班级接入、网络学习空人接入,城乡差距几乎为零。

鉴于音乐和美术等远程教学场所缺少美术教师,“同步在线教室”也帮助儿童解决了这个问题。

“现在,南岭县教育局的英语教师和研究员张士新对于近几十年来他目睹的农村教育的变化有太多的话要说。

“乡村少年宫”给孩子们一个多彩的世界。王玉芳,1993年出生,南岭县盐墩镇中心小学数学老师。

2016年大学毕业后,王玉芳,一个“90后”的女孩,被这个沟沟里的乡村教师录取了。她没有不愿意,而是说她充满了喜悦。她真诚地喜欢乡下简单的孩子,喜欢这个风景如画的小镇,她的爱人的父亲和祖母已经在这里的乡村教育中扎根了几十年。

“我奶奶40多年前在盐都小学教书,在这里当了一辈子老师。我上学的路和我每天站的地方也是我祖母努力工作的地方。

”在记者面前,王玉芳动情地说道。

“我2016年大学毕业,来到我男朋友的家乡南岭。我通过了考试,去燕都中心小学教书。

“从一年级到三年级,四年级会马上被教。这位“90后”的年轻女教师已经和燕顿的孩子们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她告诉记者,当前的农村教育有其自身的特点。留在农村小学的儿童人数正在减少。大多数父母都出去工作了,留守儿童问题十分突出。

平时,祖父母负责照看孩子。这些孩子刚入学时,不仅没有养成学习习惯,而且他们的行为习惯也非常松散。因此,与城市儿童相比,农村儿童需要他们作为教师给予更多的关注、引导和指导。幸运的是,随着孩子们慢慢长大,他们变得越来越懂事,学习也非常认真。

“我特别喜欢我们学校的农村少年宫,它也是农村素质教育的载体。

课后孩子们可以在这里学习各种兴趣和专业。我们每个老师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为一个特殊班级担任导师。例如,我负责教孩子们书法。

学校还经常组织孩子们出去竞争,开阔他们的视野,这样农村孩子就能像城市孩子一样看到世界,获得知识。

因为有些学生住得很远,他们过去依靠父母来运输。后来,学校安排了公共汽车运输,这使得孩子们上学和放学更加容易。

我非常喜欢乡村教师的工作。我还很年轻。在这个职位上,我仍然有很多事情要为我的孩子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一个家庭的三代人都是“园丁”。晚饭后,他们聚在一起。至于教师这个职业,三代人经常互相交流。

孙子的儿媳妇王玉芳坦率地说,因为她还年轻,她有时会害怕教学上的困难,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此时,她的祖母和岳父会鼓励和鞭策她。

“无论时代如何变化,教学条件如何改善,作为一名教师,老一代人的素质,如勤奋学习、勤奋工作、勤奋工作、无私奉献、争创一流和敢于承担责任,是永远不会丧失的。

“王玉芳说,这是我祖母的教导,也是年轻一代人民教师必须始终发扬和发扬的专业精神。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