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股票

武汉东湖:从“梦工厂”到“世界光谷”

武汉东湖:如果高新区的第一份文件从创办“梦想工厂”到“世界光谷”开放40年,今年将是改革开放40周年和国家高新区成立30周年。

国家高新区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场,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高技术产业化道路。

从今天开始,本报推出了“改革开放40年来高新区第一批档案”专栏。它一个接一个地列举了高新区的开拓性工作,并审视了它们如何以改革的精神破解了时代命题,以及它们如何积累了迎接挑战的新力量。

到2035年,“世界光谷”将基本建成。不久前,《中国光谷2035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以下简称纲要)在东湖高新区正式发布。

《纲要》是光谷创新发展的“源代码”。

”东湖高新区科技局局长李石婷说道。

在这张描绘未来的路线图中,光谷的科技创新将从过去的轨迹转向跑、平行跑、领先的“三跑并存”阶段。

三十年前,中国第一个科技企业孵化器诞生在东湖高新区。现在,新发布的《纲要》已经成为国家高新区和自主创新示范区发布的第一个创新驱动的2035年发展纲要。

从概念到现实,从白皮书到画卷,中国光谷写了什么样的改革传奇?打开院墙将智慧转化为真正的金钱和白银来探索光谷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84年。

那一年,全国开始讨论科技体制改革,最后得出结论,科技成果的转化应该在我国高校和科研院所比较密集的地方进行。

不久,在武汉东湖岸边,“东湖智能密集社区规划办公室”的标志悄然挂了。

1988年6月,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正式成立。

“十几个人,两辆车,就这么干了。

也没有公园。就像当时的中关村一样,只有一条电子街,游说附近的几所大学和研究机构打开“院墙”,成立一个企业集团,销售一些电子产品,然后在以后要建的标准厂房里大规模开发和生产。

东湖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夏亚民回忆道。

为了促进科技成果的转化,1987年还在这里建立了企业孵化器——东湖新技术创业中心(East Lake New Technology Entrenship Center),这也开启了中国第一个科技企业孵化器。

“当时,东湖高新区有一种自然的创新驱动模式。

因为他们在大陆,他们不能吸引大企业。他们只能依靠42所高等院校和50多个国家、省和部级研究机构将他们的“智力”转化为实实在在的金钱。

”夏亚民解释道。

在这种背景下,一批以科研院所为背景的企业不断创造辉煌的成就:诞生于武汉邮电学院的烽火科技集团(FiberHome Technology Group),已经成为“会赚钱的实验室”;在武汉邮电学院的支持下,昌飞光纤改变了世界光纤光缆格局。校办企业华中数控(Huazhong CNC)已经在校外生根发芽,华工科技已经成为一个大型产业集团……30年来,20世纪80年代末的“电子街”已经逐渐演变成一个旨在与硅谷抗衡的新科技城市。

2012年,武汉颁布了《十大黄金法则》(Ten Golden Rules),是第一个提出科技成果转化收益的70%应归研发团队所有的国家,打破了国家对科技成果转化处置权的限制。

五年后,东湖高新区推出了“十大新金科玉律”:教师可以与高校分享工作成果所有权,并将改革重点放在更敏感的“成果所有权”上。

“光谷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改革史。

东湖高新区科技创新局局长李石婷表示,新发布的《纲要》总结了30年的经验,明确了科技创新与制度创新的协调与持续。

20世纪90年代末,一些高新区有类似的发展模式和产业。武汉市一些政府领导和行业专家提出,东湖高新区必须握紧拳头,集中有限的资源,建设特色产业,努力成为全国第一、世界第一。

1998年,华中科技大学61岁的光电子学教授黄德树敏锐地捕捉到了光电子学产业的发展趋势,并郑重向武汉提交了《关于将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建设成“中国光谷”的建议》。

夏亚民回忆说,由于中国第一条光纤在东湖高新区的诞生和国家光电实验室的拥有,光电最终被选为特色产业。

“2001年,东湖高新区被原国家计委和科技部批准为国家光电产业基地。我们还从企业那里了解到,它已经为自己树立了一个“品牌”,即“武汉中国光谷”。

“到2017年,光谷光电产业将达到4420亿元,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光纤和光缆生产规模,国内市场占66%,国际市场占25%以上。

除光电信息产业外,生物医药、高端设备制造、节能环保、现代服务业等规模超过1000亿元的产业也在这里兴起。

十年前,菲儿山还是一片贫瘠的土地。今天,它已经成为世界生物产业巨头聚集的光谷生物城。1800多家生物制药企业为生命健康产业建立了“全周期”服务链。

“去年光谷企业的总收入为1.2万亿元。在过去的五年里,中国保持了年均两位数的增长率。核心网端网产业链已经形成,成为中部地区科技创新活力最强、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

”武汉东湖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刘子清说道。

随着工业的蓬勃发展,光谷也成为第二个518平方公里的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创新引领培育产业的国际“领导者”飞秒激光是最明亮的光、最快的刀和最精确的标尺。德国已将飞秒激光列为工业4.0的核心支撑技术。

”7月6日,曹向东在武汉光谷未来科技城告诉科技记者。

2008年,曹向东卖掉了他在美国的公司,选择在武汉光谷定居,以便在中国创造世界上“最明亮的光”。

经过十年的磨砺,他带领武汉鸿图新技术公司成功开发出世界上最小的集成光纤飞秒激光器。

今年4月26日,当秘书长习近平在光谷视察时,他对企业负责人说,新的发展理念和创新是第一位的。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过去,主要依靠资源投入促进经济增长的方式行不通,必须依靠创新。

事实上,企业必须不断在核心技术上取得突破,掌握更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关键技术,以控制工业发展的主导力量。

30年来,中国三大智力密集型地区之一的光谷(Optics Valley)不断完善创新引领功能,重大创新成果不断涌现——2013年,中国首台万瓦连续光纤激光器在光谷发射,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二个掌握这一关键技术的国家。

2016年,中国第一台完全独立开发的2万瓦光纤激光器也正式进入安装阶段。今年6月30日,总投资9亿元的国家重大精密重力科学技术基础设施“国家砝码”在华中科技大学开工建设,承担着中国引力波探测的重任。曹向东在飞秒激光领域的突破也为中国抢占高端精密制造、高精度激光雷达、超高速计算机、超大容量光存储、大容量单光子发生器等一系列战略技术的制高点奠定了基础…据统计,光谷每年占湖北省新申报知识产权的四分之一以上。

仅在2017年,光谷就申请了25,000多项专利,平均每天近70项。

过去一年,光谷企业获得6项国家科学技术奖,并产生了一系列科技成果,如世界上第一台金属/非金属集成3D打印设备、国内领先的32层3D与非门存储芯片、高性能细直径保偏光子晶体光纤等。

曹向东是运行和领导光谷的“新生力量”。

光谷创新发展研究院院长赵荣凯表示,未来,光谷将大力引领世界原创创新,打造一批“国家重量级人物”,培养一批科技产业领域的国际“领军人物”。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